来听毛片明星讲讲他们的第一次

我们和几位色情明星们聊了聊他们的第一次性爱,以及做真爱和拍床戏的区别在哪里。

多年来,教育家和政客们总是在争论在学校中的性教育会造成哪些不良后果。于是,大部分孩子只能在网上获得性知识,而一群壮汉颜射漂亮大妞的 iPhone 视频就是他们的教材。

毫无疑问,色情片对年轻人的性观念影响巨大。根据 《卫报》(The Guardian)的说法,“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,在1000个11岁至16岁的青少年中,94%的人在14岁以前看过色情片。” 英国工党影子内阁大臣莎拉·钱佩恩(Sarah Champion)上周称,教育工作者应该把关于色情片的正确认知教给孩子 —— 在他们自己点开视频之前。

我想教师们可以告诉孩子,色情片和现实情况是两码事,不过演员都是大活人,也就是说他们也有过紧张尴尬的初次性经历。于是我们来到柏林 Venus 性爱展会现场,打算问问色情明星们的第一夜都是什么情形,以及做真爱和拍床戏的区别在哪里。

Aaron Van Damage,38岁

porn-stars-losing-virginity-876-body-image-1478518817.jpeg

VICE:你第一次跟人上床的时候几岁?

Aaron Van Damage:15岁。我在德国卡塞尔的一家青年俱乐部里,那儿正在开一个重金属音乐会。有个25岁的姑娘勾搭上了我,当时我醉得路都走不稳。最后我们到了她家,很快一切就都发生了。

你们立马就做爱了吗?

是啊,一眨眼纹丝不挂,她还没湿就开始骑我了。重头戏开始的时候我感觉又疼又烧,但还是很有趣的,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。

你坚持了多久?

大概15分钟。然后我有点疑神疑鬼的,因为我感觉阴茎滑滑的。 屋里很暗,所以我搞不清为什么我的阴茎那么湿。后来我发现她的屁股、房间的墙壁和地板都是红的。我以为是她来例假了,但那其实是我阴茎的血。

天哪!你怎么搞的?

我一开始没多想,兴致太好,擦了血继续跟她做爱。第二回合一切顺利。但到了第三回合的时候,我感觉非常眩晕,可她根本不在乎我的状况 —— 我躺在那儿差点失血而亡,她却在旁边睡着了。最后我总算回到了自己家,缓了缓神,这才发现我把我的宝贝系带弄断了。

你的第二次性经历也如此痛苦吗?

才不,正相反。六个月后我有了美好的第一次。我谈恋爱了,对我的女友如痴如狂。我跟她第一次做的时候太激动,三分钟就射了。不过我觉得第一次做成这样也没什么 ,时间短归短,重点在于对方是你爱的人。

Violett Porn,25岁

porn-stars-losing-virginity-876-body-image-1478518879.jpeg

VICE:你记得你的第一次是什么情况吗?

Violett Porn:通常来讲,你的第一次要么很糟糕,要么巨尴尬,要不就挺棒的。我的第一次纯属跟屎一样。当时我才12岁。

那是怎么发生的?

那真是一段糟糕的日子。我和男友在一起有八个月了,他不是什么好人,我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而不自知。他不是处男,我们本来也没有打算发生关系。但后来还是发生了,他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摔在床上,弄得我脊柱生疼。全程毫无乐趣可言。

你们有继续交往吗?

比那更惨,他很快就不再打电话给我了。他把我甩了,跟另一个姑娘好上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还是很想把那个混帐东西狠狠打一顿。

当你成为色情明星以后,性爱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吗?

我在色情行业已经三年了,但我的性生活并没有因此得到改善。我花了许多年才弄明白我在床上喜欢什么,但反正每个人对 “优质性爱” 的定义都不一样就是了。也许十年后回想今天,我会觉得我现在做的爱也够烂的。

Jason Steel,34岁

porn-stars-losing-virginity-876-body-image-1478518925.jpeg

VICE:你是在什么时候失去童贞的?

Jason Steel:1996年到97年的跨年夜。我14岁,当时我朋友正在家里开派对。我整晚都在追一个叫 Christine 的姑娘,但悲伤的是,她很早就离场了。然后我就开始亲吻另一个叫 Jenny 的姑娘。再然后 Christine 又出现了,她显得十分震惊。

听起来戏很足啊。

我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,但反正我提议说,我们三个玩互吻吧 —— 我们真的就那么做了,但 Christine 不喜欢,她又撤了。后来我带 Jenny 回家,我妈打开门一看就傻眼了,她不让我跟那姑娘进屋。所以我们就满楼乱转 ,那是一栋18层的公寓楼,最后我们随便找了个楼道就呆那儿了。Jenny 先是给我口交,然后给我箍了一个安全套,开始骑我。大概过了10分钟,我射了,接着就慌了,因为套破了。不过还好,事后证明我没有第一次就把人搞怀孕。

现在的年轻人很容易接触到色情片,你觉得这事改变了年轻人的性行为吗?

的确。在我小时候,女孩听说口交是会皱眉头的,颜射更是禁忌。现在完全不同了。我在色情行业干了16年,眼看着色情片的内容越来越极端,完全扭曲了性生活的真实面貌,包括男演员无止境地勃起 —— 我们实话实说,没人能坚持到45分钟的好吗。

以前你时不时还会在片里看到软掉的阴茎,而今天,你只会看到硬硬的大阴茎蹿出某个家伙的裤裆。另外,他们拍阴道性交到肛交的转换场景也很有问题,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儿。女人一定要在放松的状态,而且要伸展肢体,不然她很可能会受伤。总之,切勿模仿,你得明白这点。

Freddy Gong,26岁

porn-stars-losing-virginity-876-body-image-1478518987.jpeg

VICE:你的第一次是怎样的?

Freddy Gong:我在英格兰长大,上寄宿学校。有天晚上,学校里的某个姑娘牵着我的手,把我领到女生宿舍。我在那儿跟她做了,那是我的第一次。

当时你几岁?

16岁。我不知道她年龄多大。但我知道她叫声很大 —— 把宿管都招来了。

你们有麻烦吗?

比较幸运,我们只是收到了警告,没有太大麻烦。我还觉得整个过程特刺激。之后在寄宿学校的日子里,我在食堂做,在图书馆做,每次都跟不同的姑娘做。我只被抓住那么一回。

Sammy Fox,不愿透露年龄

porn-stars-losing-virginity-876-body-image-1478519034.jpeg

VICE:说说你的第一次吧。

Sammy Fox:当时我16岁,迷恋邻家男孩。有他晚上他父母不在,我们就在他的房间里做了,男上体位,平淡无奇。我更愿意跟别人聊我的第二次。

快讲讲。

我们不能让父母发现,所以我们得怎么隐秘怎么来。为了确保瞒过父母,第二次我们决定在我家地下室做。那儿有一把木制折叠椅,我进地下室的时候他已经光溜溜地坐在那椅子上了。然后我往他腿上一坐,椅子散架了,我们双双躺倒在冰凉的地面上。我们笑惨了,根本没法接着做。

Photographer: 格雷·霍顿(Grey Hutton)

Translated by: 凌波仙子

内容采用署名-非商业-相同方式共享 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删除 »没谱儿 » 来听毛片明星讲讲他们的第一次
没谱儿微信公众号
关注我们,每天分享更多有趣的事儿,有趣有料!
12000人已关注
分享到:
赞(2) 打赏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