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业青年自述:是怎么找到第一份工作的?

自述者:丧失书宇兽说(小镇男孩)
待业青年自述:是怎么找到第一份工作的?

六月中旬我开始找工作,因为我发现我他妈没钱了,据说我还欠了朋友王强一万块,什么时候借的,不记得。反正他问我要钱,我立马把他拉黑了。这逼在北京跟人说我是个作家,写了个都市爱情故事的剧本,“徐州富二代出大头,你出个小头吧,不说上院线,搞个网络大电影赚个一千万还是没问题的!”他这么说人家就给他三十万了。他骗到三十万也不分点给我,还问我要钱,CTM。

得知我的困境后,我的房东龚先生说:“我要是像你这样早就去死了。”龚先生是徐州人,我之前找房子找到他时他特别激动,问我是不是徐州的。我说我不是呀,我在徐州上的学,电话号码没有换罢了。他很失望地说:“那我房子只租给徐州人。”我很生气,我用徐州话骂了他一通,他就改变了自己的态度,不仅把房子租给我,还便宜了几百块,他评价道:“我看你是半个徐州人。”过了会儿他又说:“我爱人去世后就再也没人用那么难听的徐州话骂我了。”语气有点惆怅,我听着却蛮害怕的。

龚先生这个人不得了,他在南京有六套房子,他不上班的,靠房租过活。对此他曾经说过自己特别羞愧,“我以前单位有个拆迁拆了一千万的,他还天天来上班呢。”龚先生没有了爱人,也没有孩子,好像也没有爸爸妈妈。平时他就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,吃饭叫外卖,只叫杨德宝腊肉烧饭。他房间里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手机用的是诺基亚920,那东西我用过,感觉什么都干不了。偶尔他会跑我这里来说些奇怪的话,比如“不得了了,小刘,我刚才看到一只狗在操一只猫”。我跟着去他房间,透过他房间那扇不能打开的,模模糊糊的窗户,我什么都看不到。

我决定听龚先生的话,去死了算了,反正我这个人也经常说我好想死啊。想来我一直没有去死,大概是因为没有充足的理由吧。他妈的,没钱了,这个理由可以说是相当充足了。看我要去死,龚先生说:“你死可以,先把欠的房租给了,不然我不准你去死。”说罢他从自己床底下拿出一根皮鞭,CTM他哪来的这种东西啊。

完了,我他妈又死不了了。我跟龚先生说,这房租能不能让我朋友王强给,龚先生还没等我说完就叫道:“不行,那是什么东西,欠钱该怎么样,你心里没点逼数吗?你们南方人都这样,狡猾得不得了,我宣布你他妈现在半个徐州人都不是了。”

那这样我就只能去工作赚钱了啊。我上了智联招聘啥的,也不晓得自己能干啥,就随便选了几个文案的工作,瞎投了。过了好几天也没人回应我,看来我是找不到工作了。赚不到钱,又不能去死,这真是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刻。

就在我心灰意冷之时,我多年好友,在北京某巨型互联网公司工作的王先生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。他来南京玩,约我吃个饭,饭桌上他让我把简历给他看,看完他连连摇头,他说:“你知道我工资多少吗?税后两万。你知道我什么学历吗?高中毕业。”

“简历最忌讳实话实说了,你这种没上过班的人不懂这些,你写个没有工作经验,PS是美图秀秀水平,谁他妈会要你啊。”

“我去年被学校开除后直接去了北京,我简历写我有三年新媒体运营经验,在新浪干过一年,在网易干过一年,面试官问我能不能写咪蒙那样的东西,我说当然了,他问我以前都怎么写的,我说我他妈的抄的。人家当场就要我了。”

“我看你开头就说自己能驾驭各种文风,有多年新媒体运营经验,微博豆瓣知乎等各大平台重度用户,半个段子手,能逗逼能哀伤,为自媒体大号写过稿,阅读平均5W+……这样就差不多了吧!反正这种工作初中生都能干!没有技术要求!没有尊严!没有未来!没有!没有!什么都没有!”

说罢王先生哭着离开了咖啡厅,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漂在秦淮河上。我认识王先生时人人网还没有变成直播网站,那时他总在人人上发各种各样的诗歌啊,文学概论啊,我以为他是个文科生,没想到是学电气工程的。

我的文科生朋友们都在写广告,学电气工程的也他妈在写广告,这是为什么呢?

“不然呢?”王先生说,“做码农吗?要不去做销售,都差不多啦,年轻人能干吗,反正都是廉价劳动力,当码农工资可能高一点,其实没什么区别的,都没有未来,都没有。”

照着王先生的指导我很快就接到了十几个面试通知,我面了三家,第一家是做情感类公众号的,“我们有五百万关注,现在有个问题就是原创能力不足,希望找个咪蒙那样的人给我们把关,咪蒙你知道吧?你这种搞文学的,应该知道她的。”HR比我还紧张,低着头玩手机,一边玩一边说着这样奇怪的话语。

我说我知道呀,然后他就让我回家写篇文章,主题是“女人为什么会对婚姻失望”。他妈的有不对婚姻失望的人吗?这种选题有个屁的意思。

我没写,然后去面了第二家。说是国际贸易公司,到了才发现是网红直播基地卧槽,一个个小隔间,女主播们就在里面直播,我感觉像进了洗浴中心。接待我的是一位胖胖的阿姨,阿姨看了我的简历说:“你是写恐怖小说的吗?”我说不是啦,阿姨说:“我们是做网红直播然后卖化妆品的,那你这个写恐怖小说的就不太适合了。可是呢,都是写东西嘛,文字是相通的,你给我们的网红做人设,薛之谦你知道吧,我们现在就想包装个薛之谦出来。”

我说我不知道,那是什么东西啊,阿姨说:“不知道也没事,可以学习的嘛,文字都是相通的,姐姐我之前在市政府写文件呢,怎么就跑来做网红运营了,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见我犹豫不决,她又说:“你是不是抵触这个网红啊,不要抵触,一份工作嘛,工作是可以跟生活分开的,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。姐姐我之前给政府写文件,太他妈恶心了,比给网红写微博还恶心。”

这位阿姨很有人生经验啊,见我还是犹豫不决,阿姨说:“你不喜欢我们也不强迫你,出来工作嘛,都不容易,我给你瓶养乐多,你走吧,占用你时间,对不起了!”

养乐多真好喝,以前在学校我他妈一天一排,现在一瓶都舍不得买,太惨了。

从网红直播公司出来后我又跑一家广告公司去了,老板问我你了解我们新媒体吗,我说了解啊,“震惊!全南京都疯了!真相竟然是……”就这种东西嘛。然后老板就让我第二天来上班了。

我就这样开始了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文案写作生活,我们主要是帮一些餐饮店运营他们的公众号,“让读者看了就会有去吃我们产品的欲望”,反正我他妈看了是不想吃的。我都想劝他们不要做广告了,搞个福利,原来是到店送烤串,后来改成买酒送烤串,让我写出让人看了就想去喝酒的效果,他妈的当人都是傻逼吗。

上完第一周班,老板跟我说“能力还不够,你再试用一天吧”,到第二周开会时同事就夸我写得不比咪蒙差了,可以说是实名出卖灵魂了。

而且我之前还是小刘呢,上了班就变成小宇了,我说还是叫我小刘吧,老板说不行,这样叫起来让人感觉你是个员工而不是我们的朋友,册那!

“小宇你看《我的前半生》吗,结合这个热点写一期日料推广吧!”

“小宇你玩‘王者荣耀’吗?我们想结合这个东西搞一期菜品出来。”

“小宇你在家也不说话的吗?你要改变自己的性格,以后主动跟客户接触,这些人以后都是你的人脉啊!”

那些客户都蛮有钱的,但跟我有个什么关系呢,我是能当他儿子还是怎样。

我们公司在15层,我小宇每天爬楼梯上班,绝不迟到,跟好吃懒做的小刘完全不一样。

这样到第三周时就让我同时负责三个号了,不仅要写东西,还要策划。

我第一次做策划,那个老板跟我讲:“我看了同类型的公众号,他们都没有灵魂,你要把我们号当成自己的作品来做……”

于是我就给他策划了一套“给公众号赋予灵魂”的手段,并且整了一期结合历史的非虚构出来,看完他说:“这个历史啊,太沉重了,没人看的,你还是学同类型的号吧。”

我照做了,然后他问我:“我们这个涨粉怎么办啊?”

嘻嘻嘻,我他妈……同事就说你还是老老实实蹭《战狼2》的热点吧,这个《战狼2》我都要写吐了,二十次有了吧,并且我还没看过这部电影呢。

8月15号时给我发了七月的工资,我看不懂工资条,基本工资2700,考核奖金200,“被客户表扬了,奖励100块”,最后我到手2530.7元。

原来我是7月7号入职的,出勤21天,所以工资是2700除以26再乘21,然后因为是中途入职,没有全勤,全勤奖啥的奖金就都没有了。

并且我发现,餐补话补是在2500的工资里划出一部分说这是补助,没想到啊!

在朋友圈发了工资条,发现大家都蛮惨的,“月入2300,不知道三十岁能不能月入五千。”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回复。

还完花呗就没什么钱了,更不要说交房租了。最近我上班老是发呆,我们公司那一层有个鸭脖加工作坊,闻到香味,很痛苦了。还有一家搞机械生意的,一帮男人扛着机器进进出出,留下一地烟头。

我们公司都是女生,就我一个男的,没什么话题,也很痛苦了。男生都去哪了呢?发呆的时候我就趴着想这件事。

死去的王先生的话再一次浮现在耳边,“当码农呗,还能干吗,做推销,去链家带人看房子,反正都是廉价劳动力,没区别的啦。”

的啦。

的啦。

的啦。

王先生双手撑着自己的脑袋,右手夹着一支烟,那样子特别像个女孩子。

内容采用署名-非商业-相同方式共享没谱儿 » 待业青年自述:是怎么找到第一份工作的?
没谱儿微信公众号
关注我们,每天分享更多有趣的事儿,有趣有料!
12000人已关注
分享到:
赞(1) 打赏

评论抢沙发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